鄃芫_拖更博主求太太带飞

求点开看完整版!
沙雕十八线网文写手,言情耽美双坑。偶尔写写同人,priest女孩急切寻找大家庭。人傻话痨,轻微社恐。
晋江原耽《沉疴》,悬疑类,有兴趣看看鸭。
深夜刷美食tag放毒型博主。饿了可以点开我的喜欢或者等待深夜首页推荐放毒。

姑娘,你活得太骄傲了

是这样的啊。


十姑娘:

作者 :  田媛 。◕‿◕。


在给宿管阿姨报修几次宿舍里的下水道堵了以后。依然没人管这档子事。宿舍里的四个女孩儿,忍无可忍,终于撸起袖子,挽起裤管,亲自上手,掏下水道。


在疏通了之后,我和璐璐在水池子边上使劲搓着肥皂,想起刚才亲自用手抓一大把头发的感觉,我还心有余悸。


我问她,“你在家干过这种事儿吗。”


她说,“家里压根就没遇到过这种事儿。不过无所谓,画得了眼影,也要会掏下水道。你说是不?”


我一下子肃然起敬。


后来我给男友绘声绘色地描绘我一副“郑成功南下”的样子挖下水道,我只是想炫耀,我是一个气壮山河的妹子。男友根本没领会我的初衷,自顾自地接我话茬,“你们怎么不把下水道上面那层网砸开,省得下次再堵住。”


“你觉得一个女孩子该干这种事情吗。”我气嘟嘟地问。


“这还要还分男女?掏得了下水道,也要会砸下水道!”


 


我一肚子火大,不过转念一想,这世上,好像除了男女卫生间这种事儿,从没一件事贴着标签必须由男人来代劳。哪怕是脏活累活。


 


后来在反思中觉得,自己大抵是活得太骄傲了。社会的期待里,“你要做一个风雅浪漫的女孩子。”却忽略了从小被教育的,“你要做一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的人。”


 


之前我手机被小偷偷走又现场抓住的那次,没有监控视频作证。只有三个围着黑色纱巾,眼睛深陷的留学生女孩儿在现场。


我和男友后来去找这三个留学生女孩儿作证的时候,女孩儿正在给自行车搭链条。满手油问我该怎么帮忙。


男友赶紧过去蹲在自行车旁,说“我来我来。”我也急忙从包里掏出几张纸巾递过去,让女孩儿擦擦手。


那个搭车链的女孩满脸狐疑,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男友帮她,做这件她自己就能很顺利做好的事情。


在我和男友的认知里,倒也不觉得姑娘不该搭链条,只是有男生在场的时候,这个活就该交给男生。不管这自行车是谁的。


留学生女孩还是执意自己搭上了。然后用不是母语的英语,磕磕绊绊告诉我俩,“我的手已经脏了,再弄脏你的手,这样不好。”


 


高中时和一个肤白貌美的姑娘同寝室。


姑娘的脸像刚成熟的桃子,让人看了就开始意淫咬一口的爽快。姑娘从小便被人夸作漂亮,想必自己也暗地里沾沾自喜。骄傲得不能自已。


我打心眼儿里喜欢和她住一个寝室,枯燥的高中生活在她的花枝招展里也显得没那么无趣。可我终于一次让姑娘对我急了眼。


在她琢磨出门穿哪件衣服将近一个小时以后,开口问我,“到底穿啥啊?”


我说,“女为悦己者容,穿让自己高兴的那件。”


她说,“都穿着很高兴。”


我说,“那就随便,只要你干干净净,明天还真没人记得今天你穿的是蓝还是绿。”


姑娘显然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甚至觉得我是恶意的嘲讽。


气势汹汹地拿了那件一小时前她从柜子里拿出的第一件衣服出门了。


姑娘,你真的是活得太骄傲了。


 


在爱情里摸爬滚打几年以后,我开始觉得男女在情爱里的所求无异。


干涸的心灵都需要泉水浇灌,这与男女无关。


有一次和男友在异乡游玩,几天来阴雨连绵打扰了好心情,莫名其妙地被当地刁民坑了好些钱,加之险些凑不够回家的路费。抑郁到极点。最后又活生生错过了回家的最后一班车。


我终于在那个异乡的车站崩溃。好像全天下的委屈硬生生地,毫无保留地全塞给了我。


不管男友怎么哄,也止不住我绝了堤的梨花带雨。


他一直轻轻弯着腰,用手抹着我从眼里汩汩溢出的眼泪。


他终于红着眼眶。在我耳边轻声说,“不哭不哭了,我和你一样难过的呀。可为什么总是我在安慰你呢。”言语里满是委屈和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无助。


在那一刻,我脑子里那句“因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这句可笑的,充满讽刺意味的话,狠狠拍了我一巴掌。


大抵是个女孩,骨子里就与生俱来了一些“自私的骄傲”的成分。


可别忘了,爱情是个相互扶持的活儿。你在家里是公主的时候,男友在家里,或许是皇帝。


在男人探索着平安的路径时,姑娘要在一旁低低地唱着忘倦的歌。好让旅途有趣些。


 


 


真正骄傲的女孩儿,是糊得了墙,敲得了代码,搬得了重物。真性情却并不以此为傲。


她知道光荣与梦想需要披荆斩棘。她知道每个深夜独处的孤单会有明天的太阳作伴。


而过分骄傲的姑娘,只会娇滴滴地哭闹着男友不翘课陪自己看病。而迎来招聘会上的主管推推眼镜,一脸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们这个工作比较辛苦,不适合女生”时,她只会慨叹着命运对女人是多么不公。


 


田媛


2014.7.12


by 十姑娘




 



每周六都徘徊在被素描弄死的边缘
我已经安详了(躺平

昨天晚上联系上师父了。她终于理了一回q(真实哭泣辽orz)

可能是最近比较有感于参与文字工作的业务爱好者越来越多,她很认真的告诉我:其实写作无关乎技巧与文笔,再多词藻的堆砌都是无用,华丽的东西通常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只需要知道你拿起笔是想表达一种理解和感情就对了,这种东西只要清晰地存在于你潜意识中,它就会无意识地随着笔端流淌在纸上。为什么很多人从来没有接触过文字工作,一提笔就有如神助,那都是因为他们心里有一股向上的热爱的力量,这种东西流落笔端纸上,很容易就能引起热爱同样事物的人的共鸣(简而言之,就是为爱发电创造奇迹√)。只要心中有沟壑,再清水再简单的文字,都能激起千层浪。好的、能经得起时光检验的文章,通常都不是因为华丽的词藻,而是它所传递出来的情感与对世界的理解。

就像我一直记得的梵高在给他弟弟的信里说的那样:“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真正不朽的,是艺术本身所传递出来的,对世界的理解。”


我师父以前跟我说,你不要对每一件事都先入为主,还没接触就盖棺定论。你可以也应该对每一件事都抱有自己的想法与态度,但是你不能下定论,应该持观望的态度,仔细地根据每一分每一厘的线索去思考,最后得到一个比较全面的结论。这不是说你就要模棱两可、八面玲珑了,这是对你自己得到的信息进行合理的利用与整合的过程。每一件事都不可能盖棺定论,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得到的信息究竟真实与否、真实多少,有时甚至连当事人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每一次得出结论都必须为下一次的思考留下足够的空间。

你可以有锋芒,可以有自己夜莺式的骄傲,但你必须谦虚。对自己不清楚的事绝对不要妄加揣测,更绝对不要大放厥词。如果你不愿意承认你是在尊重当事人,请记住你至少是在尊重事实真相。

师父已经淡圈很多年了,和我也很久不联系了。但是很奇怪,她跟我说的话我全部都还记得。不过也很惭愧,直到现在我还是没能做到像她说的那样,真正尊重每一件事的事实真相。

时隔多年我再想起我师父,想起她经常说的“提笔之前先做人”,突然明白了她当时教给一个刚步入金钗之年的女孩的,其实不仅仅是如何写作,更是如何做人。


我在和无人知晓的敌人做斗争

很久以前恶魔吻过我的额角

从此我被拖进黑暗

与缠裹身后的阴影缠斗不休


可是——

无人知晓。


人们——

那些愚昧的人们

只会笑着说——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你怎么这么脆弱啊

怎么连玩笑也开不起啊

这怎么能算病呢

你看起来很正常啊

你是装的吧

你就是矫情呗


我——

弱小的我

如何辩解——

都是徒劳。


有时也想放弃

但——

但我知道——

这世界上

一定有某个地方

一定有某个人

他是爱我的

而我——

要为这份迟到而奢侈的爱

坚定不移地努力下去

拿起武器

同那强不可敌的敌人

同那挥之不去的黑暗

斗争——

斗争!


独餐的一些小设定√

甘㛃(jié):原为白城城市规划部园林绿化工程的设计师之一,后辞职在晋城某近郊处盘下一小四合院式的老式客栈,始建蒺苔舍。

建立蒺苔舍的契机是因为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症,只能记住一周以内的事,也就是短期记忆每7天清零一次,对以前的事也在渐渐遗忘(不知道这个有没有人写过,如果已经有出现过就算我参考了别人的设定好了√

古书收藏爱好者,蒺苔舍中藏有很大库存的古书及复刻版。说话做事都很慢,很有条理。疑似强迫症,但做事并不一板一眼。

有自己的原则和分寸,执拗地按自己的步调走,是个很有想法、才华横溢的设计师,但可能是由于思想总是先人一步所以设计稿通常只有一半被采纳。

坚持“思之新脱胎于旧者”即“我脱胎于传统文化但不代表我不能思想先进”。在蒺苔舍的大部分时间用于阅读各种关于古代建筑的文献并画着一幅卷轴,据说是他自己设计的传统园林庭院。

总是穿着汉服,似乎很排斥满清样式的衣服。

·

谭侑(yòu):晋城大学物理系教授,在一个雨天无意闯入蒺苔舍,从此对柜台后那双静如清泉的双眸念念不忘以至于靠脑补成功把自己掰弯:)

介绍了自己的侄子去蒺苔舍打工(自掏腰包,实际上是让他去给甘㛃当助手。

不能和姑娘单独聊天,分分钟将相亲的小姑娘逼入绝境的聊天技术可谓出神入化,相亲失败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因为和姑娘把天活生生聊死了。意外的和甘㛃很有共同语言(其实是因为甘㛃高中学理,从事的行业大体上也属于理科,并且大部分时候都只是谭侑一个人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甘㛃只是偶尔礼节性地点头答个“嗯”:)

思想开明,曾开导自己的同性恋学生勇敢面对自己的性取向。虽然是个一根筋的直男但很会照顾人,很有教养。不知道如何和姑娘维持恋人/婚姻关系,但总是能把身边熟识或不熟识的姑娘照顾得很好。

喜欢打网游。最讨厌被束缚,喜欢自由。行为散漫,不拘小节,很有幽默感,总是能惹得身边的人哈哈大笑。

*我自己感觉这一对的话其实是很平淡的一对,平淡到接近虐了。因为甘㛃他不会记得谭侑,于是乎两人的关系以七天为界,每七天就要重来一次,对于谭侑可以说是很痛苦的事。七天能干什么啊。七天能牵牵小手,搂搂抱抱亲亲就很不错了啊,根本没法想进一步的事情 =( 几乎是谈着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种很好吃:)

·

其他待补充√

我……我想……
甲方爸爸们看看我!
占tag致歉删tag。

怕老师发现涂了口红只能涂薄薄两层,看都不大看得出来,那我涂口红还有什么意义???
……心理安慰吧。

磕cp难道不是磕那种势均力敌的最爽吗???你撩我一下我撩你一下的互攻情节不是很nice吗???虽然也吃弱受,但是还是吃得比较少,更喜欢和攻势均力敌的受。弱受给我的感觉就是“啊这个受好像小姑娘在谈恋爱!”那这样不如去看言情。攻受这种问题其实不必太纠结,在感情上只要投入了就都是攻,没有什么先后和深浅问题的。
我对弱受的定义是这样的: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一副软软萌萌的样子。虽然男孩子这样的确是很可爱没错啦,可是这种画风我私心认为是存在于十岁以下的正太身上的。男生从十五岁开始就应该学会硬朗,学会做个有担当有底线高情商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可以在人后对爱人或者家人是软萌的画风,但是人前你应当有自己的原则与担当。在做某人的爱人之前要先清楚自己的定位,你要先学会做自己、爱自己,才有资格去爱别人,才有资格爱他人胜过爱自己。
当然。大前提是。那什么。为爱鼓掌的时候。cp不可逆不可拆。

今天网速怎么这么慢。
半小时前发的文章怎么现在才发成功。
是欺负我今天诸事不宜吗?